木心说:“从前的日色变得很慢,车、马、邮件都慢,一生只够爱一个人。”

见过旧式马车,木头轱辘的,那玩意儿确实跑不快。想想春秋战国那时候,打个仗,两匹马拉着,前面坐个车夫,后面坐个全付盔甲的大将军,手里端一根十几斤重的刀啊棒的武器,擦的明亮亮,映着日光。

俩将军一照面,车马一对眼儿,哗,冲过去了,赶紧举刀削对方一下。对方一闪,“卡,偏了!”再掉转马车接着削。一个回合,两个回合……后来发现,没有车,直接骑马上,转圈更方便,将军们索性就抛弃车了,直接猴在马上。说书先生两片嘴唇一吧嗒,“人跟人打,马跟马斗。人借马力,马借人威。”

《三国》里吕布有宝马赤兔,后来吕布没了,只剩下马。因为关二爷块头大,坐下马载不动,累到瘦得可怜,曹操一问,关云长一说,“贱躯颇重,寻常马儿载不动啊。”于是乎这赤兔马就归了关羽。

“马作的卢飞快,弓如霹雳弦惊。了却君王天下事,赢得生前身后名,可怜白发生。”汉武帝爱汗血马,不惜为得到宝马去打仗。《射雕》里,郭靖这个名义上的金刀驸马,跟黄蓉初相识,出手就送她一匹大草原至宝小红马。

好马跟劣马它就不一样,长坂坡赵云怀揣着小阿斗掉陷坑里,把长枪往坑壁一插,马借这股力道,啪,神勇无敌,跳出去了!刘备骑那匹众人说妨主的好白马的卢,很宽的大溪也能跃过,没妨他,反倒救主人一命。后来进川,刘备借给庞统骑了一次,凤雏就挂了。

传言卧龙、凤雏得一可安天下,刘备混到手两个,在三国里却是最弱小的。可见他们俩真是不得其时啊,连匹好马都不配骑。所以看戏,诸葛亮身后总有个小童,手里拿俩小彩旗儿,那意思就是车,孔明手里再摇个羽毛扇。

似乎又不对劲了,东坡词曰:“遥想公瑾当年,小乔初嫁了,雄姿英发,羽扇纶巾。”周瑜似乎也是这样打扮的,而不是戏台上脑后插两根长长雉鸡翎毛的形象。“吊君风度,佳配小乔,汉臣之婿,不愧当朝……想君当年,雄姿英发……”这是孔明吊周瑜的祭文,原来苏大学士的词是从诸葛丞相文字里化出来的。活学活用啊!读书人的事,能叫抄么?

从白居易、元稹、苏东坡他们诗词里描述的内容看,古代地方官吏们的小日子确实够够慢悠闲,聚个会,喝酒,写诗词,看看歌儿舞女,游山玩水…….那时候可是用毛笔写字办公,现在都是最先进的电脑网络办公,电子邮箱传文,还人人喊忙。无语,只能呵呵了。

说到邮件,古时写封信,寄得很浪漫。用鸽子,大雁,甚至藏到鱼肚子里,万一半路被人给吃了,信也就丢了。所以秦少游感叹,“驿寄梅花,鱼传尺素,砌成此恨无重数。”可见他被搞丢了多少快递包包。“一骑红尘妃子笑,无人知是荔枝来。”唐明皇拿传递军政要闻的快马私自给小美人邮递荔枝,落得千年讥讽。 不过杜牧这诗也不通,既然“无人知”,那您是咋知道滴?难道您在妃子旁边看见的?还看到她在笑!强调一下,笑!

元明时期,驿站的速度更快了。据说蒙古人的驿卒送信,渴了饿了,就在马脖子上吸口血,等跑到站,马已经累瘫,人爬上备好的另一匹马,接着跑路。明朝一个官员因为驿站的人传八卦,害他被老婆大骂,记恨在心,干脆上书给最后一个倒霉皇帝崇祯,说,咱把驿站裁撤了吧?花费太大了。于是,李自成失业了,买不起肉吃,坐不起车,“食无鱼,出无车,无以为家。”咋办呢?直接带人打起来,奔北京的的半道,干脆把朱家最肥的那个后代福王给大锅煮吃了。

朱元璋当年可是要过饭滴!当过和尚滴!所以呢,他为子孙后代计划的很长远,连名字里的字都选好提前排了20辈人的,原想让孩子们生下来就有好待遇。可没想到,子孙繁衍太多,老百姓供不起,会起来造反。

古装电视剧里演的似乎都是妻妾成群,其实那时大多家庭还是一夫一妻。不过当时医疗水平低,女人生育时伤亡大,所以呢,养得活老婆的男人可能有机会多娶几个。一生一世一双人,似乎也不大可能。不过是活动范围小,没机会认识更多更优秀的,只能凑和着过罢了。苏武牧羊娶胡妇,文姬被掳走嫁人,后归汉再嫁,跑的路很远,凤飞千里求凰,仍没找到对心思的另一半。

“记得早先,少年时,大家诚诚恳恳,说一句是一句。”这句才好玩,烽火戏诸侯是诚诚恳恳么?“得阿娇,当盖个金屋子给她住。”说话可算话么?世上阴谋诡计如此之多,白瞎了木心先生纯真善良的念头。正如川普抱怨的,我都计划好拿诺贝尔和平奖了,小伙子( 此处念“贼”)!你咋又反悔,说不来见面?历史上那个精神病皇帝高洋没疯以前就是这样做滴。